2024年3月5日

  距离广西桂平市城区约6公里,在珠江流域西江水系黔江河段,大藤峡水利枢纽横卧于大藤峡峡谷出口弩滩处。从高坡上俯瞰,一座长1200余米的巍巍大坝,屹立滔滔黔江上。

  10月26日,“2023看广西”活动媒体采访团走进广西贵港市所辖的桂平市,探访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。采访团由来自柬埔寨、印度尼西亚、老挝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缅甸、菲律宾、越南等国家的主流媒体、海外华文媒体记者代表近30人组成。

  广西大藤峡水利枢纽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吴小龙表示,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是《国家水网建设规划纲要》确定的国家水网重要骨干工程,是珠江流域关键控制性水利枢纽,集防洪、航运、发电、水资源配置、灌溉等综合效益于一体,工程总投资357.36亿元人民币,总工期9年,2023年9月,主体工程较国家批复的建设工期提前四个月完工,开始发挥巨大综合效益。

  规模雄伟的挡水坝、泄水闸、发电厂房、船闸,以及设计独特的灌溉取水设施和鱼道等构成大藤峡工程的主体,其工程建设多项技术指标创全国或世界之最,被称为“水利工程博物馆”。

  想要提高通航效率、最大限度发挥航运效益,需要建设“超级闸门”。大藤峡工程船闸下闸首人字闸门高47.5米、宽20.2米,面积相当于两个半篮球场,为当今世界头号最高闸门,堪称“天下第一门”。船闸下闸首人字闸门底枢蘑菇头直径1.2米,选用高碳高铬不锈钢材质铸锻,在中国乃至全球尚属首次。

  大藤峡工程布置有8台单机容量20万千瓦的轴流转桨式水轮发电机组,推力负荷达3800吨,技术指标名列中国国内同类型机组首位。

  “每台机组正式并网发电前开展72小时试运行,结果表明,机组摆度、轴瓦温度、机械振动等性能指标均满足或优于设计要求。”大藤峡水力发电厂厂长罗红云介绍。

  工程建设期间,大藤峡公司投入巨资建成中国水利工程中最大的水生态保护体系,包括红水河珍稀鱼类保育中心,黔江主坝鱼道和南木江仿自然生态鱼道,大藤峡鱼类增殖站和来宾市红水河珍稀鱼类增殖保护站,4处人工鱼巢和1处人造产卵场,助力珠江流域生态保护。

  “我被工程的建设规模和施工难度所震撼,尤其是看到巍峨的大坝和巨型的闸门,让我感受到了人类智慧和力量的伟大。”缅甸金凤凰报社社长张翀直言,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“了不起”。

  中国规划建设的红水河水电基地有十个梯级电站,大藤峡工程是最后一级。大藤峡工程的建成标志着红水河水电基地开发全面完成,流域“清洁能源走廊”全部联通。大藤峡工程设计年发电量60.55亿度,超过广西首府南宁市一年用电量的一半,相当于节约标准煤200万吨,减少二氧化碳排放500万吨,是区域电力安全的重要支撑。截至目前,大藤峡工程累计发电量已超123亿度。

  西江水系上连云贵、横贯广西、下接粤港澳大湾区。大藤峡工程的建设打通了西江亿吨黄金水道关键节点,使航道运输能力大幅提升:黔江航道通航吨级由300吨级提升到中国内河航道最高等级3000吨级,通江达海之路畅通无阻。

  “大藤峡工程船闸通航后,大藤峡库区超过100公里的河段被渠化,险滩、暗礁永沉江底。”大藤峡公司船闸管理中心主任王小林介绍,目前,大藤峡船闸已实现24小时通航,单次过闸货物量最高达1.8万吨,相当于300节火车皮的运量。自2020年通航以来,船舶累计过闸核载量超2亿吨。

  “这项宏伟的工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”泰国公共广播电视台音频经理王维娜表示,大藤峡水利工程的建设不仅可以提高当地的防洪能力,保障农业灌溉,还促进电力产业的发展。这样的工程,对世界具有榜样意义。

  大藤峡,扼守中国西南水运出海咽喉要道,控制56%的西江流域面积和水资源量,因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战略地位,被冠以珠江上的“三峡”之称。大藤峡公司枢纽管理中心主任华荣孙介绍,大藤峡工程与流域水库群联合调度,可将国家重点防洪城市梧州市的防洪标准由50年一遇提高到100年一遇。

  “西江流域水质优良,在全国七大水系中水质排名前列。”大藤峡公司总经理邓勋发介绍,大藤峡工程正源源不断为广西、广东、澳门提供清洁水源,是澳门、珠海供水保障第二道防线,可将流域应急补水调度响应时间由10天缩短为3天,有效抑制珠江三角洲咸潮上溯、突发污染、干旱缺水等水安全事件。

  邓勋发表示,自2020年左岸工程投入运行以来,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至今累计参与12次流域应急补水调度,截至目前,总计为下游补水达18亿立方米,确保了包括澳门、珠海在内的粤港澳大湾区等地民众用水安全。

  “我会将这次参访的感受和收获带回国,向更多的人介绍中国的建设成就和发展前景。”来自越南之声的黎氏秋荷表示。(完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