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年5月27日

  本文首发于“体坛加”。除特别授权(球迷直播室), 严禁其他任何平台转发。如有发现,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。多谢合作。

  0比2负于英格兰的欧洲杯1/8决赛,成为了勒夫德国队主帅生涯的终点。在位期间,他带队征战了4届欧洲杯与3届世界杯。尽管在回顾勒夫在位15年的功与过时,3届世界杯才是关键节点,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的4届欧洲杯,反而对勒夫的执教产生了更具决定性的影响。欧洲杯未能夺冠,也是他的最大遗憾。在周三的告别新闻发布会上,勒夫透露任内最苦涩的失利就是上届欧洲杯半决赛0比2负于法国,“如果能够击败法国,我们就可以赢得欧洲杯。”

  事实上,象征勒夫执教德国队步入正轨的比赛,恰恰就是他的第一场欧洲杯淘汰赛,即2008年6月19日与葡萄牙的1/4决赛。当时德国队在小组赛阶段表现不佳,首战依靠波多尔斯基梅开二度击败波兰,但过程并不轻松。次战1比2负于克罗地亚,施魏因斯泰格还在终场前因报复性犯规吃到红牌。与奥地利的小组收官战压力山大,队长巴拉克一记任意球重炮率队险胜,但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戈麦斯近距离面对空门踢跐的尴尬一幕。

  戈麦斯的低迷,与442双后腰阵型的运转不顺,迫使勒夫在对阵葡萄牙时突然变阵。他不再坚持双前锋,而是改打新兴的4231。克洛泽一人顶在最前面,巴拉克位置前移而改任前腰,解禁复出的施魏因斯泰格出现在右路。结果“小猪”和克洛泽在短短4分钟内就连下两城,彻底释放的巴拉克第62分钟头球锁定胜局,德国队打出酣畅淋漓与极具立体感的进攻场面,令人信服地以3比2淘汰葡萄牙。自那之后,4231便在长达10年间,成为德国队的主打阵型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与葡萄牙一战其实并不是由勒夫在场边指挥。由于在对奥地利的比赛中与对方主帅希克斯贝格尔发生争吵,继而又对第四官员有不礼貌的言行,勒夫被当值主裁判罚上了看台,继而遭到了禁赛1场的处罚。于是对葡萄牙时,如今将接替勒夫的弗利克代为指挥。

  尽管官方数据显示,勒夫带领德国队踢了198场正式比赛,取得124胜40平34负(2016年欧洲杯1/4决赛对意大利的点球胜利算作平局),打进467球,失了整整200球,但其实他有3场比赛因故缺席。对葡萄牙是第1场,还有2场是2019年6月对白俄罗斯和爱沙尼亚的欧洲杯预选赛,当时勒夫因在健身时不慎被哑铃砸伤胸部而要在家休养,结果助教佐尔格带队收获一场2比0和一场8比0。

  尽管淘汰葡萄牙令勒夫的执教走上正轨,但那场1/4决赛也是德国队在那届欧洲杯上唯一场面与结果双丰收的比赛。随后与黑马土耳其的半决赛,德国队在滂沱大雨中发挥失常,经历了落后、反超与被扳平之后,最终依靠拉姆第89分钟绝杀才涉险过关。到了对西班牙的决赛,实力差距明显的德国队整场挨揍,最终仅以0比1小负已算是非常走运。

  其实不光是2008年欧洲杯,又或者是本届欧洲杯,德国队在勒夫任内所经历的4届欧洲杯,每届都只踢出一场无论是内容还是结果都圆满的比赛。2012年欧洲杯小组赛阶段,德国队尽管在“死亡之组”中豪取3连胜,但每场都只是1球小胜,而且场面非常难看,完全失去了2010年世界杯上的锋芒。对葡萄牙和荷兰时包办3球的进球功臣戈麦斯还因跑动不积极而沦为各路专家抨击的对象,以“毒舌”著称的前国脚绍尔就表示:“比赛中我甚至担心,他是否生了褥疮,需要别人替他翻一下身。”

  与2008年欧洲杯相似,勒夫也是在1/4决赛突然作出了重大调整,除了解禁复出的博阿滕重新取代拉尔斯·本德之外,克洛泽、许尔勒与罗伊斯出人意料地取代戈麦斯、波多尔斯基与穆勒。结果正是依靠克洛泽与罗伊斯的出色发挥,德国队4比2大胜希腊。

  但随后与意大利的半决赛,成为了勒夫国家队执教生涯的第一个滑铁卢。在又一次令人意外地大幅度调整首发阵容的情况下,他的球队在上半场就以0比2落后,重新首发的戈麦斯和波多尔斯基(中场休息后就被换下),以及出人意料地出任首发前腰的克罗斯都无所作为。德国队几乎整场都无法真正威胁布冯把守的球门,直到补时阶段才点球破蛋。勒夫的奇招,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昏招。

  也正是这场失利,令勒夫的风评从2010年世界杯的高峰一下子跌入了谷底,第一次将他逼到悬崖边上。不过令人意外的是,勒夫并不认为兵败华沙是自己国家队生涯最苦涩的失利。在他看来,输给意大利反而为2年后赢得世界杯冠军埋下伏笔,“正是2012年对意大利的失利,给了我们取得最伟大成就所需要的东西。正是这场失利,让我们重新紧密地联结在一起。我们保持紧密联系——施魏因斯泰格、拉姆、赫迪拉、克洛泽。我们所有人都从2012年的这些失误当中吸取了教训。”

  到了扩军为24队的2016年欧洲杯,德国队依旧是相似的轨迹,小组赛看似顺利出线号”的格策完全不在状态,令勒夫的无锋阵饱受非议。与北爱尔兰的小组赛最后一轮,勒夫用中锋戈麦斯替换表现不佳的德拉克斯勒,格策换到左路。结果正是依靠戈麦斯的进球,整场射门多达26次的德国队才以1比0小胜。

  到了与斯洛伐克的1/8决赛,勒夫出人意料地用德拉克斯勒替代格策。结果戈麦斯连续进球,而小组赛表现低迷的小德也终于爆发,打进一脚技惊四座的凌空,德国队打出一场令人信服的3比0,追平队史在欧洲杯决赛圈的最大比分获胜纪录。

  此后与意大利的1/4决赛,勒夫变阵三中卫。在气氛令人窒息的120分钟过后,小心翼翼的两队1比1握手言和,德国队通过互射点球过关,终于打破“意大利魔咒”。但这场历史性的惨胜,也令德国队付出了赫迪拉与戈麦斯受伤,以及胡梅尔斯停赛的惨痛代价,为半决赛不敌法国埋下祸患。

  正如勒夫所说,其实与法国的比赛,德国队上半场踢得很出色,完全掌控了局面,并多次形成有威胁的射门。然而,队长施魏因斯泰格在补时阶段禁区内手球葬送了大好局面。在那一年当选德国足球先生的博阿滕也伤退之后,法国队迅速锁定了胜局。德国队实现世界杯与欧洲杯连冠的美梦破灭了,以2009年U21欧青赛冠军为核心的“黄金一代”也就此开始走下坡路。

  来到本届欧洲杯,德国队也只是踢了1场好球——4比2大胜卫冕冠军葡萄牙。但不同的是,球队失去了以往3届欧洲杯上那种即便发挥不佳也能赢球的运气与信念。事实上,即便是夺冠的2014年世界杯,德国队也有小组赛末轮对美国的1比0,以及1/8决赛对阿尔及利亚的加时2比1这两场非常难看且侥幸的胜利。包括以“二队”出征的2017年联合会杯,德国队在对阵智利的决赛中其实也相当被动——控球率仅为39%,射门8比21落后,但最终1比0小胜。

  踢得再难看也能赢,可以说是德国足球的传统美德。但自从2018年世界杯开始,这种运气与信念就突然消失殆尽了。关于2018年世界杯惨败的原因,无论是勒夫还是旁观者都给出了诸多理论。结合本届欧洲杯的失败,除了技战术与人员等技术性因素,心理也是一大主因。波多尔斯基就指出:“这支球队有天才,这一点没有问题。但我们过去这几年所缺少的是正确的心态,我们德国人的那种获胜信念。”波尔蒂认为球员应该在对手突破中线后就将他放倒然后吃黄牌,“我们是足球大国,不能做些小事。”

  同样是勒夫执教,而且这帮球员既有2014年世界杯冠军的遗老,也有不少经历过2017年联合会杯夺冠的中生代,为何心理状态会截然不同?为何会丧失获胜信念?为何会在本届欧洲杯上背负如此沉重的心理包袱?这就是足球的玄妙之处,根本没有什么科学的答案。而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换帅往往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。正如德国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:换帅是为了给球队注入新的推动力。弗利克在拜仁做到过这一点,但愿他在德国队也能做得到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